广东36选7开奖现场:小說書籍資料

身為魔王的我娶了奴隸精靈為妻,該如何表白我的愛?5(首刷限定版)
  • 原文書名: 魔王の俺が奴隷エルフを嫁にしたんだが、どう愛でればいい?
  • 集數: 第5集
  • 作者:手島史詞
  • 插畫: COMTA
  • 系列別:輕小說
  • 圖書分級:普遍級
  • 譯者: 吳天立
  • 出版日期:2019/2/27
  • ISBN: 471-094-555-914-8
  • 新臺幣售價:250 元
內容簡介
盲眼獸人少女與聖劍之謎──

涅菲與薩岡總算情意相通,感情愈來愈好。
終於成為情侶的兩人,卻都不曉得情侶該做些什麼事。薩岡得到建議,知道情侶就是該約會,為了在事前做功課而來到鎮上散步。途中他救了一名盲眼的獸人少女?黑花,而她自稱是準備前往教會上任的新任司祭。另一方面,終於曉得自己身世的涅芙特洛絲,被比夫龍派出的合成生物追殺,而逃進薩岡的領地──人氣愛情喜劇奇幻故事,精彩第五集!
相關資訊
序章

「──呼呼、呼呼、呼呼……」
昏暗的森林中,涅芙特洛絲上氣不接下氣的跑著。
背後有東西在追著他。
只聽見物體在地面拖行的聲音響起,“那個東西”並不是人類。
它身上披著破破爛爛的長袍,從長袍中伸出好幾隻手腳,有如蜘蛛般在地上爬行。那是藉由魔術製造出的合成生物,至於是用什麼結合而成則是不得而知。
「煩死了──月之牙!」
涅芙特洛絲口中唸出簡短的神靈語,轉身回頭的同時揮動右臂。
只見地面裂開,彩虹的水晶化作刀刃刺出。施放在腳下的水晶之刃避無可避,刺穿了形狀怪異的追兵。
然而涅芙特洛絲的臉上卻沒有勝利者的從容之色。
他尚未喘口氣,口中立刻接著默唸神靈語。
『──其為掌管恐懼者,跟隨軍神,帶來破滅與混亂──』
追兵身體被水晶貫穿,卻仍然朝著涅芙特洛絲爬來。身體明明發出斷裂崩壞的聲音,它卻是似乎毫不在意。
沒錯。如果對方是這樣就能打倒的對手,那麼身為貴精靈的涅芙特洛絲也不會陷入如此苦戰。
涅芙特洛絲一邊默唸,同時用犬齒咬破自己的拇指,將鮮血灑向空中。以血液為媒介,涅芙特洛絲感到彷彿生命要被吸光的感覺,她不由得膝蓋一軟,快要站立不住。
即使如此,涅芙特洛絲仍是伸出雙手,彷彿要迎接神聖的器物一般,口中唱出破壞的詞語。

『此為撕裂靈魂的鐘聲──狂死音叉!』

大氣宛如要包覆追兵身體似地壓縮扭曲。
隨後,追兵彷彿遭到大氣擠壓,身體破碎四散,化成肉塊。
確認追兵終於不再動了,涅芙特洛絲坐倒在地。
神靈魔法並非魔術,口中唸的是“祈禱”而非“咒文”,必須連續吟唱完好幾節的祝詞,力量才會顯現,本來是不可能代替詠唱使用的。
然而那樣的祈禱實在太慢,無法殺死眼前的追兵。
所以涅芙特洛絲獻上自己的血液,藉此代替詠唱。
而此種違背道德的代價,只能以自己的生命償還。因為連續施放神靈魔法的關係,心臟劇烈跳動,好似快要破裂一般,而且眼前一黑,幾乎快要昏倒。
──好痛苦,口乾舌燥,無法呼吸了。
這也難怪,因為這整整一個星期的時間裡,她一直被剛才那嵌合體一般的追蹤者追殺,所以別說是睡眠,她甚至沒有喝過一口水。
據說魔術師即使持續戰鬥一晝夜也不會疲累,但若是不吃不喝,不眠不休,連續持續一個星期的話,那也是辦不到的。
──不行,我必須站起來……。
那個可怕的魔術師不可能這樣就放鬆追擊,必須趁現在盡可能逃得愈遠愈好。
她使盡力氣,摸索腰間的行囊。
雖然抽出了用羊胃袋製成的水壺,但水壺內卻是滴水不剩。
「啊……」
涅芙特洛絲終於倒下,銀色的髮絲散落地面。喉嚨中傳出虛弱的呼氣聲,金色的眼眸逐漸被眼瞼遮蔽。
就在她即將失去意識的那一刻。

「大姐姐,妳沒事吧?要不要喝水?」

那是一個分不清是少年還是少女的稚氣聲音。
不知不覺間,一個小孩低頭看著涅芙特洛絲的臉詢問,手裡還拿著一個裝有水的透明玻璃杯。
涅芙特洛絲抬起頭看到他的臉──瞬間全身僵硬。
「比夫龍、大人……!」
外表宛如天真無邪的孩童,他不是別人,他就是十三位魔王在內,同時也是涅芙特洛絲之主的魔術師。
「哎呀哎呀,看妳害怕成那樣,是發生什麼事了嗎?哈哈哈?!?br>涅芙特洛絲雖想站起,但是全身無力,想掙扎也辦不到。即使如此,她仍是在地面翻滾,與<魔王>拉開距離。
而比夫龍則是笑著看著涅芙特洛絲,眼神中似乎充滿愛憐。
「呵呵呵,妳是我心愛的可愛僕人呀。來,回去好好休息吧?!?br>聽到他睜眼說瞎話,涅芙特洛絲甚至噁心到想吐。
「……虧您說得出這種話?!?br>「呵呵呵,我並不是在說笑哦?妳和先前的失敗作品不同,妳把我所教的神靈魔法發揚光大,甚至到達能夠無視詠唱的地步。姑且不論力量大小,只論神靈魔法的技術的話,妳確實是凌駕在涅芙莉亞之上?!?br>比夫龍如此說道,臉上的笑容不含一絲惡意。
「所以對於妳違逆我逃走之事,我也一概不打算追究不是嗎?!?br>這就是涅芙特洛絲被追殺的理由。
涅芙特洛絲在精靈隱密村落得知某個事實之後,她便叛離比夫龍。
涅芙特洛絲用不住顫抖的手撐起身子,眼神回瞪比夫龍。
「那您應該知道我的回答才是?!?br>「因為妳很倔強嘛。不過,妳能不能快點接過這杯水呢?我的手都拿累了。啊,妳可以放心,裡面沒有下藥,這單純就只是普通的水而已?!?br>這對<魔王>而言是遊戲,遊戲的樂趣只在於看涅芙特洛絲能逃多遠,什麼時候會屈服而已。<魔王>並不喜歡耍弄無聊的小手段,破壞遊戲的樂趣。
現在就算是一滴雨水,對涅芙特洛絲而言都是上天的恩賜,她戰戰兢兢地伸出手……。
「──啊,抱歉,我手滑了?!?br>比夫龍在涅芙特洛絲的面前打翻了水。
真是幼稚的手段,但可恨的是對現在的涅芙特洛絲來說卻是非常有效。
「……!」
涅芙特洛絲忍不住瞪大了雙眼,比夫龍見了哈哈大笑。
「哈哈哈哈,抱歉抱歉,我不是故意的。我現在就再裝一杯水來,別露出那種表情嘛,哈哈哈哈?!?br>──該死的惡魔……。
涅芙特洛絲無力反抗,只能狠瞪比夫龍,比夫龍則是戲謔地繼續說道:
「討厭啦,別露出那麼可怕的表情嘛。我是真的覺得妳很可愛,所以我不會直接對妳動手……但也不會救妳哦?」
話一說完,他轉身向身後看去。
只見原本應該化為肉塊的合成生物,再次開始蠢動起來。
──怎麼可能……。
涅芙特洛絲愕然不已。
因為涅芙特洛絲施放的神靈魔法是她現在所能使出最強的魔法。雖說威力或許因省略詠唱而有所降低,但自己手上也沒有更強的手牌了。
也就是說,現在的自己沒有可以殺死這個追兵的手段。
「妳的對手是“這個孩子”,雖然它既無理性也不可愛,不過正如妳所見,它是不死之身又有力量。因為再怎麼說,它的體內嵌有我在上次事件撿到的“泥狀魔神”的碎片嘛!」
聽到這個回答,涅芙特洛絲胸中一痛。
因為比夫龍所說的“泥狀魔神”,就是附在涅芙特洛絲身上顯現的魔神。
她被那可怕的“泥”吞沒,在泥中窒息,連身體的內側都遭受蹂躪,身體活生生地被溶化,那種痛苦她想忘也忘不了。
涅芙特洛絲轉身背對怪物,拼命爬行想要逃走。
「哈哈哈哈,對了對了,這樣就沒錯了。不管怎樣,妳要在死前回來哦?」
涅芙特洛絲遮起耳朵,不去聽那醜惡的笑聲,並且拼了命逃跑。
──可是要逃到哪裡去?
不知不覺間太陽已經下山,前方的道路一片漆黑,好似通往冥府一般。
東立出版社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?2018 Tong Li Publishing Co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