广东36选7好彩3:小說書籍資料

我那轉生成魔導少女的雙劍實在太優秀了
  • 原文書名: 魔導少女に転生した俺の雙剣が有能すぎる
  • 集數: 第1集
  • 作者:巖波零
  • 插畫:
  • 系列別:輕小說
  • 圖書分級:普遍級
  • 譯者: 廖子雯
  • 出版日期:2019/3/11
  • ISBN: 978-957-261-549-2
  • 新臺幣售價:210 元
內容簡介
勇翔的目標是成為一流劍士。有一天,他被突然現身道場的神祕男子殺死,就這樣轉生到異世界!而兩把愛刀也跟著勇翔一起轉生,變成名叫陽奈和月華的魔導少女!?勇翔好不容易查明殺死自己的兇手是這個世界的魔法使,正決定要把人找出來當面解決時,卻因為兩位少女莫名的嫉妒──「絕對不準使用除了我們兩個以外的刀!」只好放棄持劍戰鬥,進入魔法學校就讀。但是,無法使用魔法的勇翔,只能一直接受陽奈和月華的照顧。最後演變成三個人同居!?在這種紛紛亂亂的狀況下,勇翔能夠為自己報仇嗎!?
相關資訊
序章 我的人生終點來得實在是太突然了

  兩把刀並排放在道場的地上,當我在寂靜的清晨集中精神的時候,背後猛然響起劇烈的爆炸聲。爆炸威力十分強大,構成身體的細胞沒有一個不受到撼動。
  我穿著輕薄的白色和服姿勢端正地跪坐在地,聞聲便迅速轉頭往聲音傳來的方向望去。
  爆炸地點疑似是在道場門口,爆風粉碎了木門,散落在地的碎片都成了黑炭。
  爆炸中心火光沖天,火焰沿著牆面蔓延並竄出黑煙,它在逐漸擴大支配的領域。
  ……究竟出了什麼事?瓦斯爆炸嗎?那裡會有什麼易燃物嗎……?
  儘管摸不著頭緒,我依然握住兩把刀並起身,思索自己接下來該採取的行動。
  我最好先從窗戶離開室內,再到倉庫拿滅火器。不對,先打電話叫消防車比較妥當嗎?啊啊,但是手機放在房間裡,而且還會把睡著的人叫醒──
  這時,有個男人從黑煙中走了出來。那人看上去年近四十,從頭到腳穿得一身黑,品味頗為低俗,手裡拿著恐怕有兩公尺長的手杖。
  我不認識他。烏黑的瀏海幾乎遮住雙眼,全身還散發出難以接近的氣氛。
  難不成是聽見爆炸聲後趕來的嗎──我這麼猜想,但男人完全不在意道場發生的火災,只是悠然地往我走來。
  男人的行動讓我覺得很不對勁,但也不清楚是什麼地方有問題。雖然還未完全明白,但我的本能警告我,絕不能和這傢伙扯上關係。
  「──早安,神山勇翔。老實說,五分鐘前我就站在門口了,因為找不到和你講話的機會,乾脆直接把門炸掉。呵呵、呵呵呵?!?br>  那瞬間,我確定了一件事。這傢伙精神不正常,我從未見過如此異常的人。
  「我從以前就很怕生,不知道該怎麼跟初次見面的人講話,是到了新學校會交不到朋友的那種人?!?br>  「我認為交不到朋友的原因不是怕生,而是因為你是會為了製造交談機會就把別人家炸掉的人吧?」
  「這倒是挺嶄新的解釋?!?br>  「我的話中根本沒有嶄新的地方?!?br>  「我們好像可以成為朋友?!?br>  「你是從剛才對話的哪個部分做出這樣的判斷?」
  「不過,很遺憾,我們不能當朋友,因為我馬上就要殺死你了?!?br>  「……什麼!?」
  我這時注意到一件極為不合理的事情。男人的雙腳沒有踩在道場的地板上,與地板之間有著些微的縫隙。換句話說,這個男人飄浮在空中。
  原來剛才那種不對勁的感覺是因為,他朝這裡接近的時候完全沒有移動雙腳。我沒料到居然有人可以不受地球的重力束縛,所以直到現在才注意到這件事。
  ……會是什麼機關嗎?該不會包括剛才的爆炸在內,全都是一場規模龐大的惡作???話說回來,今天又不是我的生日,實在想不到為我製造驚喜的理由──
  「《貫穿光線》?!?br>  當我不知道該做出什麼反應的時候,男人的右手在我眼前發出強烈的光芒。緊接著,一陣劇烈的刺痛竄過腹部。
  我低下頭,身上的和服在肚臍稍微上面一點的地方有個燒焦的小洞,那一帶迅速染上了鮮紅。
  我反射性地用雙手按住傷口,然而體液依然濡濕了背後,身體的另一側似乎也在流血。
  男人恐怕是從右手射出「某種武器」,那東西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貫穿了我的身體。但我至少知道不是手槍,因為男人的手上空無一物,我也沒聽見槍聲。
  總之,萬一剛才的不明攻擊擊中頭部或心臟,我想必早就沒命了?!肝蔭R上就要殺死你了」看來不是在開玩笑。
  ──這下該怎麼辦。
  就算想逃,但對方手中有遠距離武器,說不定只要一轉身就會死在他手中。
  「呵呵、呵呵呵,痛嗎?我問你,會痛嗎?」
  男人的臉上浮現出天真的笑容,他彎下腰窺探我的表情。
  ……為了活下去,我必須戰鬥。
  我下定了決心,用沾滿血的雙手握住刀柄。
  這不是假貨,而是如假包換的真刀。祖父的興趣是蒐集刀劍,這是他送給我的名刀「陽」和「月」。我小學時期在祖父的收藏室看見這兩把刀。這兩把刀美得令我不禁深深著迷,硬是纏著祖父哀求了好幾年。去年為了慶祝我進入高中,祖父才終於把這兩把刀送給我。
  從此以後,我在家時總是刀不離身、非常珍惜,甚至瞞著家人為兩把刀取了「陽奈」與「月華」這種像是女孩子一樣的綽號,每個月也會仔細地定期保養。
  如此重要的刀,萬萬沒想到竟有被鮮血玷汙的一天。
  「……爺爺,抱歉,我要破壞不能拿刀攻擊人的約定了,但這算正當防衛,請原諒我?!?br>  兩把刀被我用腰帶固定在腰間,我用右手握住陽奈、左手握住月華,一口氣拔出刀身。我蹬了下地面,直接往男人殺去。
  「嗚喔喔喔喔喔!!」
  我大喊著衝了出去,但踏出第五步時出現了一種奇妙的感覺。某個巨大的東西穿過了我的身體。
  兩把刀從底部斷裂,我的身體失去平衡倒在地上。
  我試圖站起,身體卻不聽使喚,四肢使不上力。
  接著,我的雙眼看不見任何東西。直覺告訴我,自己在數秒內就會喪命。
  「神山勇翔,你還真弱,呵呵、呵呵呵?!?br>  最慘的是,臨終時聽見的噁心笑聲在耳中揮之不去。
東立出版社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?2018 Tong Li Publishing Co. All Rights Reserved.